中新網6月23日電 安倍邀請5名專家組成“河野談話”檢證小組,期望發現談話擬定過程中的種種問題,以此來否定日本政府和舊日本軍參與強制慰安婦的事實。日本新聞網23日刊文指出,專家組並沒有對慰安婦問題作出否定性的結論,要否認歷史事實並不容易。
  這5名專家,包括前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但木敬一及否定日本侵略歷史的歷史學家秦鬱彥。另有3名女性,分別是亞細亞大學教授秋月弘子(國際法)、早稻田大學教授河野真理子(國際法)和當年負責支付給慰安婦補償金的“亞洲女性基金”的理事、新聞記者有馬真喜子。
  文章分析,專家小組的檢證報告對於《河野談話》提出的疑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當時的宮澤內閣為了推進日韓的和解,同意在《河野談話》具體內容的表達上與韓國政府進行協調。第二,對於16名韓國原慰安婦進行面對面的尋問調查,但是事後並沒有對她們的證言進行確認。
  調查小組組長、前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但木敬一對媒體表示,當時發表《河野談話》的目的是為了改善與韓國的關係,因此在一些語言表述上有傾向於慰安婦們的成份。但是,他也認為,從法庭取證的角度來看待當時的日本政府對韓國慰安婦們的調查,顯然做法上有些不成熟。
  另一方面,當時如果日本政府將備受苦難的慰安婦們當作犯人一般嚴密審查的話,也是不現實的。結論就是:《河野談話》嚴密欠佳,但是慰安婦問題無法否認。
  5人調查小組的檢證報告公佈後,與《河野談話》發表關係密切的兩位當事人,也先後發表評價。前眾議院議長、時任宮澤內閣官方長官的河野洋平,在21日的演講中表示,這份檢證報告 “是全面正確妥當的”。
  當時具體負責談話起草的內閣官房副長官石原信雄也表示,“這個檢證報告,真實地再現了當時發表這個談話的全過程,與我的記憶沒有什麼差別。從內容來看,要否定《河野談話》,或者要改變這一談話內容的根據是不存在的。”
  文章指出,這個5人小組的調查是公正和中立的。也正因為公正與中立,使得安倍內閣打算通過檢證來否定慰安婦問題的計劃無法實現。當然更重要的是,這份檢證報告也說明,即使有否定侵略殖民歷史的專家參與調查,也找不出足以否定慰安婦問題的證據。
  但是,自民黨內的部分議員,對於這份報告並沒能否認慰安婦問題表示強烈不滿。安倍的高級助理、自民黨總裁特別助理荻生田在記者會上表示,應該召河野洋平到國會作證,詳細說清當時談話發表的疑點和問題。
  日本維新會的議員也發表談話,表示檢證報告並沒有觸及是否存在慰安婦問題的內容,因此有必要對這份報告實施再檢證,在國會對這份報告進行重新調查。
  文章分析,安倍內閣原計劃通過5人小組對《河野談話》的內容作出一個否定性的檢證,然後將檢證報告遞交給國會,由國會依據這一個報告來通過一項決議,對於日本政府和舊日本軍參與慰安婦問題作出否認。
  同時把國會的決議和5人小組的檢測報告翻譯成英文,分發給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以此來洗清日本政府和舊日本軍綁架和強制慰安婦的恥辱,同時阻止美澳等國正在積極推進的豎立慰安婦塑像的活動。
  但是,這份不痛不癢的檢證報告,使安倍內閣的上述計劃全部落空,還進一步惡化日韓關係,純粹是吃力不討好。
  當然,“慰安婦問題”不會就此罷休。一些義憤填膺的議員們,正在籌劃於下次臨時國會開幕時,在國會組成一個調查小組,重新對《河野談話》中承認慰安婦問題的內容進行檢證,以便找到日本政府和舊日本軍沒有參與綁架和強制慰安婦的證據。5人小組忙乎了一個多月愣是沒有找到讓安倍內閣滿意的證據,國會要重新檢證,估計也是徒勞。要抹殺歷史事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原標題:日媒:安倍否認慰安婦問題企圖失敗 史實不容抹殺)
創作者介紹

外牆防漏

os57osbo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